滚丸氏

【齐灾】麻麻这个人撩我我要嫁给他(33)

  “听说今晚有个魔术表演啊,要去看吗?”刀忉忉滑着手机,看向了一边的唐糖糖。
  “啊......”唐糖糖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行吧。”
  “我这里有两张票,你和你家齐神一起去吧。”刀忉忉一把把票塞到了唐糖糖手里,以最快的速度溜走了,走前还给她竖了一个大拇紫,“加油!”
  “诶?”被留下的唐糖糖一脸懵逼。
 
  “所以......”唐糖糖挠了挠脸颊,眼神四处乱飘就是不看眼前的人,“要一起去......吗?”
  ‘好。’齐木楠雄爽快地答应了,接过了她手中的票。
  瞥见了他的笑容,唐糖糖红了红脸,强行把头别开,“那就这样......嗯?”
  齐木楠雄默默走到了她旁边,‘一起回去吧。’
  “......哦。”唐糖糖鼓着脸,看上去有点不情愿的样子,【说起来怎么又变成一起回去了啊?!说好的要保持距离呢!唐糖糖你个傻子啊啊啊别想了!!!】
听着身旁少女纠结的心声,齐木楠雄弯了弯嘴角。
  【我说过我不是那么好躲的。】

  【我已经完了,一切都完了。不如索性当一根裙带菜,一边望着鱼儿,一边飘荡裙带菜,】
  齐木楠雄看了看没带戒指的手,有些无奈,‘呀嘞呀嘞,一摘下封印心灵感应的指环立马就这样。负面心声让人觉得郁闷。’
  “齐神?”唐糖糖注意到了他抬起的手,“你戒指没带吗?”
  ‘嗯。’他向着声源走去,‘这家伙病的不轻啊。话说这声音怎么回事,总觉得在哪里听过......’
  【漂啊漂,漂啊漂......】
  “啊。”
  ‘啊。’
  两个人都愣住了。
  “齐神这个人是不是......”唐糖糖犹豫着开了口。
  ‘根本不认识这人,好了回家吧。’齐木楠雄拉过她的手转身就走。
  “师父!!”看上去相当凄惨的魔术师蝶野雨绿连滚带爬地追上了两人。
  ‘你认错人了。’齐木楠雄淡定地拉着唐糖糖继续往前走。
  “竟然会这样,在这种时候师父出现了!简直amazing!”他一把抱住了齐木楠雄的腰。
  ‘都说你认错人了,章鱼。’
  然后他就被被气成河豚的唐糖糖拉开了。
  【齐神是你能抱的吗?!手放哪儿呢?!放开让我来!】唐糖糖如临大敌地挡在齐木楠雄前面。
  【最后一句是怎么回事。】
  蝶野雨绿爬到齐木楠雄面前,“师父,求求你!求你当我助手参加魔术表演吧!”

  “各位翘首以盼的,那位曾参加[奇迹魔术秀]的魔术师,今天为我们带来了新作品!蝶野雨绿!”
  “Amazing!”
  “好热烈的欢呼声啊!”
  【还是这么奇怪的姿势。但他的人气和以前比真是天差地别。】齐木楠雄看着台上向观众问好的蝶野雨绿,不禁感慨道。【这些先暂且不提,我这是在干嘛。】

  四小时前——
  “今晚有一场重要演出,但是助手迈克遭遇了事故。”
  ‘什么?池先生他?’
  “幸好没有生命危险,但无法参加今晚的演出了。”蝶野雨绿很惆怅,“所以我一个个去拜托熟人当我助手,然而大家都说‘NO’,朋友和伙伴全都消失了,就像魔术一样......”
  ‘这玩笑不好笑。’
  “啊......”唐糖糖有些不忍心。
  “实在没办法去求我妈妈,但扮相太凄惨了,于是放弃了。”
  ‘别用凄惨来形容你父母。’
  “求你了,和我一起参与演出吧!”
  ‘抱歉,我拒绝。’齐木楠雄再次拉过唐糖糖转身就走。
  “请等一下,这是场重要的演出!我妻子......我离婚的老婆会来看的!”他眼里有着泪水,“所以......一定要......”他低下了头,“我一定要出演......”他流着泪抬头,“好远啊!”
  ‘因为这事太麻烦了,而且你把[妻子]改口成[老婆]听着有些生气。’
  “步伐一点都不乱啊,好厉害啊!一般照着节奏会回家吗?”蝶野雨绿双手搭在他的肩上。
  “那个......齐神,”唐糖糖看着手中的票艰难地说道,“这个票......好像就是他表演的门票诶。”
  ‘诶。’

  “那最后请看一下这个。”三人站在一间仓库里,“是我存钱买的人体切割的魔术道具,全新的要120万,不过我钱不够就买了二手的,花了118万。”
  ‘你还不如买全新的呢。’
  “就是。”唐糖糖点头附和。
  “所以没有说明书,姑且和迈克做了很多尝试,失败了。”
  ‘所谓的事故就是这个?’
  “幸好当时只受了轻伤,两天后......他出了车祸,被摩托车撞出30米开外。”
  ‘池先生!’
  “他还好吗!”
  “总之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用。不过就算这样,靠我一个人也要演成功!用法我会调查到最后一刻的!”
  ‘不,你还是放弃吧。’齐木楠雄用透视的能力看了看,‘因为这箱子真的没有任何机关。只是个普通箱子。’
  唐糖糖敲了敲箱子,“感觉应该没什么机关诶......”
  “嗡嗡嗡——”
  蝶野雨绿拿出一个电锯,“正式表演时我想用电锯,请观众来当助手。”
  ‘别别别别......’
  【我的妈齐神的声音超可爱......他是吃可爱多长大的吧!好可爱好可爱啊啊啊啊!!】唐糖糖颤抖着捂住了嘴让自己别发出尖叫。

  【所以我答应当他助手。】
  【小绿,你在哪儿?】蝶野雨绿寻找着小绿的身影,【不是她,也不是她,这个也......啊。】他愣了一下,【不是吗。】他看向的都是长得难以形容的女性。
  【你媳妇到底长啥样。】
  【不,现在应该集中心思表演,好不容易师父答应当我助手。】他默默握拳,“接下来要为大家表演的,是把这边箱子里的助手齐克!”
  【齐克?】
  “瞬间移动到另一边的箱子里去!”
  “哦!!!”观众发出了惊呼。
  “齐克是什么鬼。”在台下的唐糖糖抽了抽嘴角。【不过齐神这身衣服挺好看的诶......啊会不会被听到!】她转头看了看四周,【那么多人应该没事吧......啊嘞我怎么感觉齐神在看我。】
  “两边箱子都上了锁,都出不来也进不去。”蝶野雨绿解说道,“那么齐克,拜托你了。”
  【拜托我?我该怎么办。】
  他面无表情地坐在了箱子里。
  “我说暗号,你就[砰]的一下出现,你懂的吧!”蝶野雨绿笑着合上了箱子的盖子。
  【我不懂。】
  “好,箱子关上了,准备上锁咯!音乐开始!”
  【呀嘞呀嘞,没看到有什么机关啊,该怎样......】正想着,他的身下突然打开了一条通道,【这是?原来如此,下面有暗道啊,还挺大手笔的。】他开始沿着通道向前移动,【沿着这条路进另一个箱子吧。】他拽了拽另一个箱子的把手,【打不开,箱子放歪了门堵住了。】
  “Let’s open the box!”蝶野雨绿打开了箱子,“Amazing Time!”
  箱子里啥都么得。
  【没办法。】
  齐木楠雄一下子瞬移到了台上的箱子里。
  “诶?!”
  “刚才是不是突然出现的?”
  “什么情况?!”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瞬移的瞬间!”
  “那个助手是怎么回事?!”
  【齐神!超帅!!想嫁!!!】唐糖糖在台下疯狂打call。
  【不愧是师父!虽然不懂他是怎么做到的。】蝶野雨绿说着“Amazing”,【总之今天的演出成功了。啊!】他看向了被打开的大门,【难道......她来了吗?!】
门打开了。
  走进来的是......
  【燃堂?】
  “哦。”
  【为什么你会在这种地方。】
  “来了......”蝶野雨绿流下了泪水,“谢谢,你来啦,小绿!”
  【啥?】齐木楠雄一脸懵逼。
  在台下的唐糖糖已经快被自家男神可爱死了。

评论(8)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