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丸氏

【齐灾】麻麻这个人撩我我要嫁给他(31)

  ——照桥家
  ‘这下他肯定误会了吧。如果是一般帅哥的话还好解释,那可是顶级偶像六神通本人。’照桥心美正因为电影院中的事苦恼不已。
  “怎么了,心美?”一个人突然伸手抱住了她。
  “别吓我嘛!”
  “没听见我敲门,你是在想什么事吧?”
  “想什么都无所谓吧,说到底还不都怪哥哥你!”照桥心美皱着眉说道。
  “诶?”←照桥心美的哥哥照桥信。

  ——齐木家
  “哇!通君上电视了!”齐木妈妈看着电视高兴地喊道。
  “诶?”←被拉来吃晚饭的唐糖糖。
  “谁啊?”齐木爸爸探出头来。
  “爸爸不知道吗?六神通啊!时下最火的年轻演员,我已经彻底被圈粉了!”
  “那么,爸爸和通君,你究竟喜欢谁?”齐木爸爸看上去很受打击。
  “哎呀这还用问吗?当然是爸爸啦!和爸爸比,通君就像围着狗屎转的苍蝇一样!”齐木妈妈连忙说道。
  “妈妈!”
  ‘你说得太过了。’
  “我也觉得和妈妈比起来,其他女性就像黏在马桶上的大便一样!啊小糖除外!”
  “爸爸,爱你~”
  ‘两个人的比喻都根本不浪漫。’
  “哈哈哈齐神你爸爸妈妈好可爱啊。”唐糖糖倒是挺羡慕这种其乐融融的氛围。
  “叮咚——”
  “哎呀,来客人了吗?”
  “真是不看时候。”
  齐木妈妈跑去开了门,“来了,哪位......啊!!!”
  客厅里的齐木爸爸和唐糖糖都被吓了一跳。
  “怎么了,妈妈!”
  “苍蝇......不对!”
  “非常抱歉这么晚打扰您了,请问这里是齐木楠雄的家吗?”门外站着一个闪闪发光的男子。
  齐木爸爸僵硬地扭过头看向电视机,“诶?!是电视上的人!”
“为什么通君会来我们家?!”
【好吵,扰邻懂不懂。】

  “请用。”齐木妈妈给照桥信递上一杯茶。
  “谢谢。”他很有礼貌地像齐木妈妈道了谢,“楠雄君,小糖,还记得我们之前在电影院见过面吗?”
  【我知道你会来,虽然完全不想见你。如果在学校或者街上堵我也不好办,没办法。】
  【认得呢,打扰了齐神看电影的讨厌的人。】唐糖糖面上不显,但心里有点不爽。
  “我想你应该是误会了,其实我和心美是兄妹,经常被人误会成恋人。”
  “诶!你是小心美的哥哥?”
  “不会吧,你是她哥哥?”
  【这点其实我知道。】
   照桥信保持着完美的微笑,“六神通只是艺名,我真名叫照桥信。妹妹因为楠雄君误会了,很是烦恼,所以我亲自来解释一下。”
  【诶,难道是好人?】唐糖糖眨了眨眼,【以及他身上的是祖传闪光吗?闪啊闪的好烦。】
  “哎呀,该去做晚饭了!”齐木楠雄的爸爸妈妈看了看钟,离开了房间。
  “你父母真热情啊。”照桥信笑着说,“啊对了,楠雄君,这不是心美,而是我自己想说的话,你愿意听吗?我说啊......”
  “别靠近我妹妹,混账东西。”
  唐糖糖的眼神犀利了起来。
  “不管你是不是她同学,别得意忘形了,你这坨鼻屎,掂掂自己的分量,四眼田鸡。”
  “......”唐糖糖低下了头。
  【虽然知道这家伙的真实想法,但没想到说得这么直白,我还挺受伤的。】
  “你这围着狗屎转的苍蝇。”
【照你这么说照桥同学就是狗屎了。】
“你以为自己有机会吗?”
  【并没有。】
  “你想反正每天都能见面,就先从打招呼开始,通过长期的交流就能得手吧。”
  【没这么想过。】
  “别做白日梦了,渣滓。”
  【都说了没这么想过。】
  “毕竟是美少女,也难怪死肉周围都是苍蝇。”
  【照你这么说照桥同学就是死肉了。】
  “也难怪了......这也难怪了......心美才不是什么美少女,是神明创造的最高艺术杰作!”
  【我觉得你太夸张了。】
  “配得上心美的人,只有我!”
  空气突然沉默。
  【这家伙胡扯些什么呢。】
  “你只不过是同班同学,我可是出生起就和她在身边了!”
  【因为你们是兄妹。】
  “能和妹妹结婚的人,是我!”
  【原来如此,是个变态吗。】
  “怎么能将心美交给污秽的凡人,只有我这个哥哥才能碰她!”
  【发展成这样之前就没人管管他?】
  “啊!心美!世界上最爱你的人是我!心美!除了你我别无他求!”
【没想到这家伙已经远超妹控级别了。】
  “从今往后,不许接近心美,不许看她,不许和她呼吸同一片空气。”
  【呀嘞呀嘞,被棘手的家伙给盯上了。】
  “信君青椒能吃吗?”门外传来齐木妈妈的声音。
  “没事的!”
  “你说完了吗?”唐糖糖突然笑眯眯地抬起了头。
  “诶?”←因为唐糖糖好久没说话已经自动忽略了她的照桥信。
  “啊......是的。抱歉让你听到了这些话......”
  “晚了吧?”唐糖糖表情不变,“既然你都说出这样过分的话了,那我也就暂时把素质先放到一边好了。”她深吸了一口气,“老子今天就要diss你了傻逼东西受不了你这种神经病信不信脑子我都给你秃噜瓢连比喻都搞不清楚把自家妹妹一起骂进去你说你是不是傻逼你自己想话说不清楚就别学人说话长着两只眼睛一张嘴还真把自己当个人了嗯?”
  “......”←石化了的照桥信。
  “怎么了这就已经懵了?我和你说要不是齐神在这儿我能说出更过分的话来,老子一个意大利炮轰死你个弱智玩意儿。活着不好吗?嗯?就一定要跑到别人家来说这种话,你还觉得自己很棒棒?刚刚说得这么起劲我怼你两句不过分吧?”
  “我......”
“你什么你?啊?就你一天到晚长着一张嘴在那叭叭的。干嘛看着我?老子就是可爱,你不服吗?再看信不信老子打断你的鸡儿啊嗯?”
  “......”裆下一凉。
  “啊对了看来你这个小笨蛋的生物学得很糟糕呢,需要我给你普及一下知识吗?近亲结婚会提高后代隐性遗传病基因的携带概率哦~像你这种恶心的妹控我给你推荐一个好去处吧,德国骨科听过吗?把腿打断了去那里看看吧~变、态。”唐糖糖笑容不改。
  “恶心......妹控......变态......”照桥信的嘴里吐出了疑似灵魂的东西。
  “怎么样?满意你听到的吗?变态?”唐糖糖笑着歪了歪头。【活该!让你骂我齐神!我怼不死你个智障!】
  【呀嘞呀嘞。】齐木楠雄看了眼表面笑嘻嘻,内心mmp的唐糖糖,无奈地笑了笑。
 
  “叮咚——” 
  “来了!”齐木妈妈打开了门,“哪位......哎呀,欢迎!”
  【有人来接你了。】齐木楠雄默默地站起身。
  “心美?”←被打击得神情恍惚的照桥信。
  “你怎么在这里?”
  “你怎么会来......”
  【我叫来的。是我用心灵感应把照桥同学叫来的。来,快把这变态带回去吧。】
  “你为什么在这里?”
  “心美,你在烦恼吧?”照桥信笑着说,“你不是在为被齐木误会而烦恼吗?”
  “我没说过啊,你为什么......”
  “心美想的事情我都明白!已经没事了!我都解释清楚了!”
  “呵,你完蛋了死变态。”唐糖糖露出一个阴恻恻的笑容。
  【是吗,太好了......等等!】照桥心美看向站在一边的齐木楠雄和唐糖糖,【也就是说告诉了他们两个我在为他烦恼吗?】
  “无论何时我都是心美的......”
  “为什么......”
  “诶?”
  “谁要你多管闲事了!我最讨厌哥哥了!”
  “最讨厌了......最讨厌了......”
  照桥信变成了哥白泥。
  “我这辈子都不想理你了!”照桥心美“噔噔噔”地跑走了。
  “哦呼......”照桥信跪在了地上。
  【别扔下你哥就跑了啊。】
  【让你怼我齐神,死变态。】默默使用“开光嘴”技能的唐糖糖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齐木楠雄好笑地揉了揉因为帮他出头而气到炸毛的小兔子的毛茸茸的脑袋。

评论(1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