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丸氏

【齐灾】麻麻这个人撩我我要嫁给他(19)

  “大家听好了,今天会进行避难训练。”
  【避难训练啊。】齐木楠雄看着手中的通知单。
  “切,直接来真的也不虚。”燃堂一脸不屑的样子。
  “燃堂君,劝你不要小看训练,例如火灾!”灰吕似乎看见了燃堂正身处火灾的现场,“四周被火焰包围,浓烟遮挡了视线,呼吸变得困难!”他一巴掌拍在燃堂的桌子上,“在这闷热难受的情况下你该怎么办?!在这种情况下,不经过训练能做出冷静的判断吗?!有备无患啊!”
  【闷热难受的感觉已经体会到了。】
  【灰吕桑已经被火焰包围了呢。】唐糖糖一手撑着下巴看着两人。
  “总之,火警一响,就听从指挥前往操场避难。”
  “好——”
  “这是避难时需要牢记的三点,取词头组成的标语。”
  黑板上写着“O Ka Shi”三个词。
  “点心?”燃堂看着那三个词不由得念出来。
  【好像是‘不推搡,不奔跑,不说话’,好怀念啊。】
  “哦,我懂了!”燃堂突然冒出一句,“‘你们,火灾中,别死了’。”
  【简单粗暴。】齐木楠雄无语地瞥了他一眼。
  “这点也是很重要的......”
  “那就是‘喂,着火啦,去拿灭火器’。”
  【自己去拿。】
  “咳哈哈,你还是那么蠢。”是海藤小天使。
  “啊?!那你知道吗?!”燃堂不爽地看向他。
  “哼,那当然。”海藤一脸理所当然,“‘我的,火焰,会不断朝你袭来直至死亡’!”
  “......”
  【最怕空气突然沉默。】唐糖糖看着沉默的众人想道。
  “开个玩笑,是‘不推搡,不奔跑,不说话’吧。”
  “对,你说的没错。”灰吕赞同地点了点头,“大家心中牢记‘O Ka Shi’来应对避难训练吧!”
  “一楼理科室发生火灾!请前往避难!”火警响了。
  “听了火警感觉好慌。”照桥听着火警铃这么说道。
  【响铃很重要,不打不行。】
  “先冷静下来,从包里取出防灾头巾,按照学号到后面排好队!”
  【是‘O Ka Shi’的句式呢。】唐糖糖一边拿出防灾头巾,一边想着。
  “头巾在哪儿来着......有了。”
  “现在就戴吗?”
  “糟了,我头巾掉了!”
  “什么?!”灰吕听到这句话,冲到了那个头巾掉了的男生面前,“你这家伙,如果不是训练的话,一定就,死翘翘了!”
  【这算什么?造句吗?以‘O Ka Shi’为开头造句吗?】唐糖糖看着大吼的灰吕忍不住扶额。
  “讨厌,我的头巾好像也不见了。”
  “照桥同学的也丢了?”
  灰吕话音刚落,一帮男生呼啦啦地冲了过去:“用这个吧!”“用我的吧!”“我的也借你!”
  “但是借给我用的话,大家就......”
  “对啊,你们要怎么办?”
  所有男生一秒转变画风:“我们,为了她,愿意赴死!”
  “是吗......”
  【就算不主动拜托,也会凑过来的,一堆仆人!】
  唐糖糖已经不想理这群人了,她在心里戳了戳齐木楠雄:【齐神你知道成语接龙吗?】。
  【嗯。】
  【那我们来玩吧,我先来,为所欲为。】
  【......】
 
  “好嘞,我们开始避难吧!”
  “糟了,手机忘了。”高桥刚准备回教室拿手机,就被灰吕阻止了。
  “喂,高桥,你离开队伍想去哪儿?!”
  【这回也太勉强了吧。】齐木楠雄排在队伍里,【刚开始就好像一直听到带‘O Ka Shi’的话】
  “抱歉,我手机忘了。”
  “这比性命还重要吗?!”
  “你们,别在火灾现场,吵些无聊的东西。”海藤冒了出来。
  【你看,果然说了。】
  这时女生的队伍过来了。
  梦原知予看到了男生队伍里的阿健。
  阿健紧张地举起手想打个招呼:“我说,知予......”
  可惜梦原丝毫不给面子地跑了。
  “等等!”
  【和同校的人分手了,相当尴尬,心累。】
  【这根本和避难训练没关系吧。】
  【被无法忘怀的前女友,彻底的,无视了。】
  【你们搞什么玩意儿。】

  “好,还差一点就到了!”灰吕走在前面领队,然而......
  “什么?!”他难以置信地指着前方的卷帘门:“通往室外的路上,有一扇上了锁的,卷帘门!”
  “喂喂,饶了我们吧,不是训练的话就要挂了!”
  “搞什么啊这是,freestyle吗?”刀忉忉双手抱胸,满脸的生无可恋。
  “这么6的用法我给99分,多一分怕你骄傲。”唐糖糖捂住了脸。
  “真的假的?”
  “这下出不去了。”
  “是搞错了才关上的吗?”
  【不对,这条路是故意封死的。】齐木楠雄在心中反驳道,【这条路的前方有间理科室,回想一下刚才的广播,理科室是火灾现场,如果真发生了火灾,这条路是不能走的。也就是说我们正受到考验,看看我们是否认真听了广播,由此判断该从后门出去。】
“冷静点,一定会,有出路的!”灰吕突然想到了什么,“出路?原来如此,我明白这扇门的意义了!”
  【呀勒呀勒,终于明白了吗。】
  “我们正受到考验,这是障碍物!发生火灾时,建筑物内道路受阻也,不!奇!怪!”他认真地解释道,“也就是要突破这扇门向前进!”
  【这种过激的训练是闹哪样。】
  【怎么想都不可能吧。】唐糖糖抽了抽嘴角,【怎么着都应该是绕开才对吧,为什么会想到破门啊?!】
  齐木楠雄朝着唐糖糖点了点头,认同了她的想法。
  “好嘞,让我们冲破它!”
  “哦——”
  “大家一起上!”
  【真遇到火灾,这种人死得一马当先。】

  “所以,你们就凿开了卷帘门,从正门出去了吗。是吗。”松崎老师一脸淡定......才怪:“哪有人会弄坏卷帘门啊?!这卷帘门可是刚装上的!你们几个,修好它要花多少钱,知道吗?!”
  “对不起!”
  ‘呀勒呀勒,我都说了。’
  “齐神你没说啊。”唐糖糖突然拆台。
  ‘我没直接说出口吗。’他闭了闭眼,‘不过说到底这所学校不需要避难训练,因为......’他睁开眼,眼中发出了诡异的光。
  “唉......好累。”一个男人叹了口气,随意地将火柴扔到了旁边的纸张上,纸张瞬间燃烧起来。
  “啪”
  齐木楠雄打了个响指,火瞬间熄灭。
  ‘有我在,火灾,就不用担心发生。’
  【齐神好帅啊啊啊!我的天啦简直帅炸好吗?!麻麻我要嫁给他啊啊啊!!】
  齐木楠雄听着旁边唐糖糖的心声,嘴角刚刚翘起一点,就听到了一句话。
  “作为惩罚你们全体剃光头!”
  “噗!”唐糖糖看着齐木楠雄的表情一不当心就笑出了声。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