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丸氏

【齐灾】麻麻这个人撩我我要嫁给他(18)

  “三班好厉害!”
  “这就是我们三班的力量!”←灰吕
  “区区人类竟然让我动了真格。”←海藤
  “你们吃过饭没?”←燃堂
  “绳子在我这里断了,难道是我干的?”←高桥
  “喂你看他们的表情。”
  “难道是这些家伙?”
  【还好我班智障多。】
  本来还担心暴露/齐神暴露的齐木楠雄和唐糖糖同时松了一口气。

  拔河结束后三班排在第二名,二班排在第一名。
  由于被鸟束零太挑衅,灰吕毅然决然地说如果三班输了自己就剃光头。
  由于在班上的人气好,最后的结果演变成了如果输了就全班男生剃光头。
  【果然是这个套路吗。】
“齐神我总觉得这是个flag......”
  【你快别说了。】
 
接下来是班级对抗投球大赛。
  【要翻盘只能靠这个项目了。】
  “用投球翻盘!”
  “砰!”
  “所有班级同时开始!”
  “你在干嘛?!一次性多捡几个啊!”海藤看到燃堂一个球一个球地捡忍不住吼道。
  然而他自己扔的时候根本就投不中。
  “根本没扔到啊二货!”
  齐神在一边悄悄地使用超能力:【让飞来的球在篮子正上方停住,然后落下。可别说我犯规哦,毕竟规则上没写不能用超能力。】
  唐糖糖:“这空子钻的我给100分,不怕你骄傲。”
  “请停止投球!”
  最后结果是:一班33个,二班28个,三班83个,四班100个。
  本来大家在得知我班是83个的时候那种欢快的气氛在听到四班的成绩后一下子没了。
  “我们动过脑子了,你们看。”
  “那个袋子是什么鬼?!”
  “我们四班把所有球放进一个袋子里封好,接下来你们懂的。”四班的人看上去很是骄傲,“我们一投就进了100个!”
  【喂。】
  “呃啊!”
  【“呃啊”你个头,这显然犯规了。】
  “犯规啊喂!”
  “可别说我们犯规哦,毕竟规则上没写不能用袋子。”
  【定规则的人倒是写上去啊。】
  “不过还有最后一个项目,班级对抗接力赛,第一名能得500分。只要我们获胜,四班垫底,我们总分就赢了!”灰吕看向齐木楠雄,“齐木君,拜托你跑最后一棒吧!”
  【我要是拒绝估计会惹麻烦,反正我只会把交棒时的顺位保持到终点。】
  “各就各位,预备!”
  “砰!”
  “冲啊海藤!”
  【绝不能跑最后一名!】
  “三班落后其他四人一大截,现在交棒了!”
  “抱歉!”
  这一棒是高桥,“一上来就最后一名吗,不过接下来就交给我吧,海藤!”
  “三班还是最后一名,交到下一棒了。”
  然后是燃堂。
  他以一种非常奇怪或者说恶心的方式跑得飞快。
  “三班的燃堂君好快!一下从最后超到第一,太厉害了!”
  【跑步姿势真是太太太恶心了。】
  “三班的下一棒是奔跑女神,照桥同学!”
  【没错,我也擅长跑步,因为我是完美的美少女。】
  “三班下一棒是唐同学,好快!迅速与其他四人拉开一大截距离!”
  【不能拖后腿不能拖后腿......不然刀子绝对会打死我的!!】
  【不错啊。】齐木楠雄看着几乎是拼了老命在跑的唐糖糖。
  接下来三班依旧保持领先,下一棒交到了齐木的前一位,灰吕的手中。
  【各位干得漂亮!我会保持下去交棒给齐木的!】
  “啪!”
  灰吕摔倒在地,并露出了臀部。
  “灰吕,你在干嘛?!”
  “哪有空给你表演啊?!”
  【果然露屁股了。】齐木楠雄无语地看着他,【我会保持这个顺位到达终点,换言之肯定是最后一名。】
  “很好,稳了。”四班的人幸灾乐祸地瞟了眼齐木楠雄。【科科科,就算我绊他一脚,只要没人发现就不算犯规。】
  【这种情况下就另当别论了。这就没办法了。】
  “齐木君,抱歉!”
  【是你们先动脚的!】
  他从灰吕手中夺过接力棒,一路飞奔,在经过四班的人时绊倒了他,并从最后冲到了第一个。
  【还你们一记。】
  “那家伙怎么回事?!”
  “摔倒啦!”
  “超快啊!”
  “好厉害!”
  “妈呀齐神帅惨了啊!!!”唐糖糖揪着刀忉忉的领子就是一顿摇,“看到没看到没?!他是我男神!我男神!!”
  “三班好快!一下从最后一名升至第一名!而四班摔倒了!”
  【没办法,避免剃光头了。就算了吧......!】他身子一僵,在距离终点线只有一步的时候摔倒在地。
  “......”←全班同学
  【好像身体还不能操纵自如啊。】
  体育祭,结束。

——放学路上
“齐神你没事吧?疼吗疼吗?没受伤吧?”因为担心瞬间变成话唠的唐糖糖在齐木楠雄身旁转来转去。
  ‘没事,不疼,没有。’齐木楠雄拍了拍她的头。
  “竟然全回答了......”刀忉忉神情复杂地看着他。
  “没事就好......”唐糖糖松了口气,【虽然知道齐神那么厉害肯定不会有事,但果然还是会担心啊......】
  ‘说起来,还有件事。’齐木楠雄停下了脚步。
  “啊嘞?”

  ——第二天
  【我叫齐木楠雄,是名超能力者。】剃了头发画风突变的齐木楠雄走在路上,旁边是笑得快抽筋的唐糖糖和刀忉忉。
  “早安,齐木君!”
  【罪魁祸首来了。】
  “你好,齐木。今天早上做了个奇怪的梦。”
  【你剃得真彻底。】齐木楠雄看着真的把头发剃得干干净净的海藤一言难尽。
  “你那是什么发型,太搞笑了。”燃堂把头发剃成了平头,倒是比原来好了不少。
  【你真卑鄙。】
  “大家早!”灰吕打开班级门,“光头呢?”
  “不是说好输给二班才剃光的吗?我们赢了啊。”
 
  “哦呼。”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