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丸氏

箱水母和贱贱(完结小短篇)

   1.
  箱水母最近遇见了一个有趣的人。
  一个黑黑红红的,被她的触手扎到之后还不会死掉的人。
  作为毫无脑子的腔肠动物,花了好长时间才化成人形的她表示很开心。
  所以她决定喜欢他。
 
  2.
  死侍最近遇见了一个奇怪的人。
  一个有着深蓝色头发和深蓝色眼睛的女人。
  准确来说并不是“人”,而是生物。
  因为据她自己说她是水母。
  连他都觉得奇怪的水母在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就拿自己有剧毒的触手扎了他一下。
  要不是他死不了,现在大概已经凉了。
  而且理由是他黑红色的制服吓到她了。
  哥的制服明明那么好看!
  然后她说她很喜欢他,因为他是第一个被扎了之后没死的人。
  死侍也没讨厌她,毕竟她长得还算好看。
  就是有点没脑子。
  哦,她的确没脑子。

  3.
  箱水母跟着死侍到处瞎浪。
  反正她也没什么事做。
  不过每次死侍被锤爆头的时候,她都会很不爽地鼓起脸,气冲冲地朝着人喊“他是我喜欢的人,你们不准打他。”
  所有人都发出了嘲弄的笑声。
  然后他们就被触手刺了下脸。
  然后他们就凉了。

  一首《凉凉》送给众人。

  4.
  有一次死侍没来得及护着,箱水母被子弹擦到了手臂。
  于是她倒在了地上。
  就在死侍以为她要死了,准备冲上去拼命的时候。
  她开始满地打滚。
  所有人都懵了。
  连开枪的人都被她这幅碰瓷一般的行为吓得枪都掉了。
  死侍冲上去打爆了他的头。
 
  5.
  “你至于疼成这样嘛。”死侍蹲在地上戳了戳还在翻滚的箱水母,背景是糊成一团的马赛克。“而且你被打到的是手臂,你捂着脑袋干嘛。”
  “诶是吗?”箱水母顿了一下,又接着滚,“可是我不知道是哪里啊QAQ”都不知道该捂哪里啊!
  死侍突然想起水母是没有脑子的,只有网状神经系统。
  也就是说她根本不知道哪里疼。
  感觉有点可怜。
  不过她眼泪汪汪还一脸懵逼不知道该捂在哪里的样子还是挺可爱的。
  死侍这么想着。

  6.
  好不容易缓过了疼,箱水母终于安静了。
  看着她委屈巴巴的眼神,死侍又戳了戳她的脸,问道:“要做我女朋友吗?”
  箱水母眨巴眨巴眼:“女朋友是啥?”
  ......忘了她没脑子了。
  “就是你喜欢我我喜欢你然后我们做一些【哔——】的事情。”他自以为很清楚地向箱水母解释道。
  箱水母又眨了眨眼:“那你喜欢我吗?”
  “喜欢啊,不然我为啥这么问。”
  “那好啊。”箱水母好说话地点了点头。
  死侍:怎么有种骗小孩的感觉?

  7.
  反正结局就是他们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
  至于他们第一次【哔——】的时候,箱水母疼得滚到床底下死都不肯钻出来的事情我才不会说呢。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