滚丸氏

【齐灾】麻麻这个人撩我我要嫁给他(9)

  “诶,有人知道你是超能力者?”唐糖糖歪了歪头,看向齐木楠雄手中的信,上面写着:“齐木楠雄先生:我知道您是超能力者,当然我并不打算说出去。我写这封信的目的,是为了想让您知道我没有敌意,而且我想当您的徒弟。其实我也拥有常人所没有的能力,因此知道了师父的存在。”【已经开始叫我师父了。】“近期我会来拜访您的。”落款是“您忠实的仆人”。【说好的徒弟呢。】
  齐木楠雄把信丢到桌子上,神色不明。
  “他好像也是超能力者诶。”唐糖糖有些惊讶,“现在超能力者这么多的吗?”
  ‘并没有。’齐木楠雄回答道。【不过还真是惊人呢,除了我以外竟然还有别的超能力者。他到底是什么人?有必要在他来打招呼之前探探底。】这么想着,他摘掉了戴在手上的超薄手套,使出了“残留思念”,也就是能看透人残留在物体上的想法和记忆。
  唐糖糖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眼中闪着小星星。看着他把手放到《少年jump》上,然后就在他即将把手伸到那封信上的时候,门铃响了。
  “没想到家里还挺普通的嘛。”紫发少年这么说着。
  【你来的也太早了吧,寄信又有何意义。】齐木楠雄坐在椅子上看着他在自己的房间里瞎转悠。
  “你来的真早啊,”唐糖糖看着手中的那封信,“所以寄信的意义在哪里?”
  “哎呀,真是个可爱的女孩子呢......”注意到齐木楠雄把唐糖糖往自己身边拉了拉,还瞪了他一眼,他连忙说道:“啊,不好意思,我这就自我介绍。”紫发少年站到齐木楠雄面前,“初次见面,师父!我叫鸟束零太。嗯......今年16岁。话说你心灵感应就知道了吧。我经常听说您的传闻,啊,是从幽灵哪里听来的。”他挠了挠头。
  “诶?幽......幽灵?”唐糖糖抖了一下,颤着声音重复了一遍。
  “嗯,是的哦。”
  【原来如此,灵能力者吗。】齐木楠雄倒没有太大的波动。
  “师傅看不见幽灵吧?”
  ‘根本看不见。’
  “真好啊,我现在看见差不多15人了。”
  “15?!”唐糖糖缩在齐木楠雄身边瑟瑟发抖。
  【有这么多?开家庭派对也算大规模了。】
  “是我把他们叫来围观超能力者的。”鸟束零太笑嘻嘻地说,“天花板角落那里有个60岁左右的老婆婆,齐木同学旁边有个露屁股的......”他顿了一下,话锋一转:“比起这些,师父,请您收我为徒吧!”
  ‘比起这个,那个露屁股的是怎么回事。’
  “就是啊,那是个什么鬼?”唐糖糖一脸槽多无口的表情,“现在的幽灵辣么放肆的吗?!”
  “啊,唐小姐你身边也有一个穿着白衣服的长发幽灵......”
  “......贞子吗?!”唐糖糖跳起来缩到了墙角。
  “啊......那里也有......”
  “诶?!”她似乎看见什么白花花的东西从自己体内飞出去了。
  “嘛,没关系的,他们不会伤害你的。”鸟束零太安慰道。
  ‘对精神造成伤害了吧。’齐木楠雄面无表情地把吓得魂都飞出来的唐糖糖扯回来拍了拍头。
  “啊......已经走了......”鸟束零太有些心虚地看着他说道。【还在用力蹭屁屁啊......】
  ‘别小看超能力者啊。’
  “不过说实话,我也没啥能耐。”
  ‘没啥能耐?灵能力者的话,应该会个【破】的吧。’
  “我能做到的,只有看见幽灵并与他们对话。”他有些无奈,“身为寺庙的儿子,我生来就有这个能力。”
  【生来就有吗。和我一样。】
  “小时候连人和幽灵都分不清。”他回忆着说,“那时候我最喜欢的老婆婆告诉我,幽灵是没有实体的,摸一下就知道了。我这才发现的:啊,那个老婆婆是幽灵哦。”
  【悲剧啊。】
  “正消沉的时候老爷爷来安慰我......老爷爷又是幽灵。”
“突然有些心疼。”唐糖糖觉得他有点惨。
他突然抬起头,“所以我见一个抱一个,被人当成小色狼,很多人嫌弃我......我明明只是确认他们是不是幽灵而已......” 
  然而早已看透一切的齐神表示:‘看你这表情是觉醒了吧。’
  “这就是你耍流氓的理由吗?!”唐糖糖被齐木楠雄提醒后毫不留情地戳穿他,“你根本就是个色狼嘛!”
  “哪怕这能力带来诸多不便,我也想过办法让这个能力派上用场。”
  【不可能没用吧,通过和死者对话能救下不少人。】
  “有什么能赚钱的方法吗?!”
  空气突然沉默。
  ‘啊......嗯......’
  【真是糟糕呢......】唐糖糖无语地在心里想着。
  “就在这时,我从一个认识的幽灵口中得知了你的事。”
  “心灵感应,透视,瞬间移动,千里眼,念力......这个男人拥有众多的超能力!”话是这么说的,可当时的实际情况是这样的:【你去过女浴室吧?跟我讲讲女浴室的故事吧,好吗?女生会用毛巾遮遮掩掩的吗?】
  【你是只听了女浴室的故事吧。】
  “齐木同学,请你收我为徒,叫我超能力吧!求你了!”言语之间透露着诚恳。
  【你就算学会了超能力,也一定会用来做亏心事吧。】
  “师傅会读心术,我知道这都瞒不过您,所以跟您直说。”他的眼神清澈见底,“我想精通超能力,用来看女生果体、预测彩票,随心所欲地生活!”
  【你也太直白了吧?!】【好糟糕啊这个人!】齐木楠雄和唐糖糖的表情同时空白了一瞬。  
  “我对千里眼也有兴趣,当然是用来偷窥!还有念力掀裙子,用瞬间移动去俄罗斯、法国、巴西,我想看遍全世界的女浴室!”鸟束零太还在一旁喋喋不休。
  【噫——这个人好恶心哦。】唐糖糖用看辣鸡的眼神看着他,【亏我刚刚还心疼他一秒来着。】
  【眼神这么清澈的渣男我还是头一回见,然而这家伙误解了很多事。】
  ‘别人的声音如潮水般涌入脑中,眼神看得太清楚,不戴手套就什么都不能碰的手,你知道我活得有多辛苦吗?!’齐木楠雄“唰”地一下站起身,‘别小看超能力者!’
  还在叽叽喳喳的鸟束零太被吓了一跳:“咿!总......总之我今天先回去了。” 
  ‘今天的事切忌外传。’
  “我绝对不会说哒!”唐糖糖举起手发誓。
  ‘我没说你。’
  “好......不过,我还能再来吗?”鸟束零太有些期待地开口。
  ‘够了,你快回去......’齐木楠雄抓住他的手。【!接触反应?!刚才手套忘记戴回去了。如果直接摸到人,就能如实体验到他的感觉。】
  “师......师父?”
  所以齐木楠雄看见了满屋子的幽灵。
  齐木楠雄:Σ(っ °Д °;)っ
  “师父,您怎么了?”
  “齐神?”
  ‘没事,我们都不容易啊。’

评论(2)

热度(37)